客户服务
live chat
澳门娱乐新闻
首页 > 澳门娱乐新闻
中国嘉德:我们为什么老是纪念王世襄
加入时间:2016-5-23 作者:Admin

乔皓 乔皓接受《古典工艺家具》杂志采访(摄影:张嘉奇) 乔皓为观展来宾讲解秋拍家具(摄影:张嘉奇)

  文/刘玲芳  图片提供/中国嘉德

  10月22日至23日,中国嘉德到访福州举办2014年秋拍巡展,带来的家具拍品共6件,都曾在此前反响颇佳的“7间房”大展中登场。露面该展的其余23件家具也将一同亮相嘉德今季秋拍“选中之选――嘉木堂藏明式家具精品”专场。

  2014年拍卖至今,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古典家具专场似乎不多,在波澜不惊的市场状态下,中国嘉德依然坚持精品路线,显得格外出彩。他们办展览、开讲座、出图录,从春拍的“器美神完”专场到秋拍的“选中之选”专场,从“王世襄先生诞辰百年展览”到“7间房”明式家具大展,不急不缓,却总能吸引最多的目光。

  “我非常欣赏中国古代工匠的情怀,欣赏他们的大度和从容,欣赏他们通过劳动和行为为社会提供价值,从而实现自我。我们今天面对璀璨的明式家具,又何尝不是想到背后一个个鲜活的艺术家。这就是伟大的中国古代工匠,在这里向他们表示致敬。”中国嘉德工艺品部负责人乔皓在福州巡展首日举行的《处在当代的明式家具》讲座中如此结尾。

  而在福州巡展中,香港嘉木堂主人伍嘉恩也特意到场。她对记者说起为何今年如此用尽全力举办展览、拍卖的原因:“今年是王世襄先生的百年诞辰。我与王先生之间的情谊,不是说曾在哪里见过面,在哪里合过影那么简单。太多太多人谈论王世襄,但是我今年始终没有接受采访谈论他,我只是尽自己的能力,不停地办展览,将他一生至爱的明式家具之美,通过这种方式呈现在世人面前。”

  我想,王世襄先生诞辰百年,嘉德携手嘉木堂呈现两场精品专拍,不仅是向创造艺术品的工匠们致敬,更是对投身于理论梳理及传播工作的诸位大家致敬。

  对话乔皓>>>

  问_刘玲芳    答_乔皓

  人物名片>>>

  乔皓,中国嘉德工艺品部总经理、负责人,中国古典家具资深专家。

  挖掘家具新的美

  记者:中国嘉德这两年巡展都有到福建来,是出于什么方面的考虑?

  乔皓:由于运输和场地的问题,这回福州巡展只运来了6件家具,想让大家都来多了解一下明式家具,很有好处,这是其一;其二,福州有很多人在经营明式家具,而且之前也有很多老的明式家具是从福州这边流出来的,因此是有传统根基的。

  另外,福建有很多现代的红木(黄花梨或紫檀)家具,加工基地也不少,实际上是有相当浓厚的基础和氛围的。我们很愿意把好的明式家具带过来推荐给喜欢的人。因为有些好东西在书上看,或在电脑上看,都不如看到真的东西来得直观。

  记者:嘉德一直以来多坚持展览和拍卖结合的方式,比起传统预展效果好很多,这方面的优势能否具体谈谈?

  乔皓:其实举办展览更重要的是弘扬文化,为了发掘新的美。参观的人可以看到一件东西放在不同的环境下,所呈现出的不同感觉,有时候不一样的光线和背景就能让人眼前一亮,给人焕然一新之感。

  另外,做展览实际上是希望大家能从中感受到明式家具的美,是一种普及性质的工作。换句话说,这是纯粹学术化的东西,并没有标上价钱,目的就是让大家理解并欣赏它的美与好。

  不是市场淡,是精品少

  记者:今年从整个古典家具拍卖市场的情况来看还是比较淡的,为何选择这样的时期推出两场分量比较重的专场?

  乔皓:我一直不认为家具市场淡,其实只是缺乏精品,你要是有好东西,在市场所受的追捧度还是很高的。现在很多人看拍卖市场“淡”,成交也会差一点,到底是什么原因呢?主要还是因为现在资讯很发达,大家都知道什么好、什么不好,都知道什么是精彩的,什么是一般的东西,这样大家都在追那个特别精彩的东西。

  记者:精品确实是越来越少了,那嘉德是如何应对的?还是会继续与嘉木堂或藏家合作吗?

  乔皓:和嘉木堂的合作是有机缘的,双方找到一些契合的东西,也花了很大的精力在全社会征集明式家具,找精品。同时,我们也在探索各种运作模式,比如家具的讲座每年至少四场,巡展的次数也不少。而且在北京的拍卖行之中,中国嘉德出版与家具有关的单行本是最多的,像《简约隽永》、《读往会心》、《姚黄魏紫》、《选中之选》、《器美神完》等等,不带价格,仅仅是学术上的普及本,向市场推了很多。

晚明 黄花梨衣箱成对

  我觉得视点不应该只看到中国嘉德在拍卖家具,而是在推广明式家具。来看展览的人很多,也意味着感兴趣的人非常多,这和拍卖预展是不一样的,来看预展的大多数人有购买意向,而这些人只是来欣赏的,这几年在这方面确实做了不少工作。中国嘉德一开始走的就是这个路线,中国第一个古典家具专场“清水山房藏明清家具”就出自嘉德,当时拍的是李翰祥旧藏,现在看那些家具,每一件都是封面级的作品。

晚明 黄花梨卷草纹炕桌

  我们为什么总是纪念王世襄

  记者:今年这两场专场的由头都是“王世襄先生诞辰百年”,往年的专场也有很多是从藏家角度出发的,您如何看待近年来名家专场的拍卖成绩?

  乔皓:今年是王老诞辰一百周年,为什么老是纪念王世襄先生呢,因为明式家具理论方面的基础就是王老,这点非常重要,把这些理论贯穿到我们拍卖的家具里头,就会显得味道(明味儿、清味儿)都很足。名家专场方面,比如我们推出过三个洪氏专场,都花了大量精力,对他们的家具非常了解,几乎都看过真的东西。要拍卖,就要对拍品有很好的定位,要很好地挖掘。

  嘉德做家具是以学术带动市场,这几年我们一直在坚持这条路。而作为拍卖主管,第一件事就是用你的眼光把最美的、学术价值最高的家具挑出来,还要鉴定真伪,把好头一道关,这样你找来的家具就带着你的“符号”。如果学术观点很强,这些家具往往是有学术价值的。明式家具除了“十六品”,还有“八病”呢,怎么不把“八病”找来?家具的筛选同样很重要。

晚明 黄花梨无束腰罗锅枨马蹄足长条桌

  “藏”与“用”

  记者:嘉德这些年做了很多推广和普及的工作,那您觉得未来几年,新旧藏家的比例会发生怎样的变化?

  乔皓:我觉得收藏要有一个接棒的观念。老藏家的收藏是成体系的,不能光要一件,得要一屋子,这才能称之为收藏家。对新藏家来说,价格、数量都存在问题,他不可能有这么多东西,所以就面临了一个收藏观念的改变。

  还有一个是接力棒的问题,好东西如何流传有序?新藏家还要做很多功课。因为资讯的流通性,新藏家所接收的信息量是很大的,但面临的市场面又很小。假如你今天兜里揣着钱要买一件家具,应该上哪儿买去?另外,收藏家具也受地域及现实因素的影响。比如,明式家具中有两三米高的柜子,我们现在的楼房又有多高?有的连楼都上不了,门都进不去。

  记者:现在藏家买家具回去比较少会自己使用吧?

  乔皓:我们见到的国内的藏家都是在自己使用的。这个道理很简单,你如果到故宫,扒着玻璃看里面的家具,大多是破破的、脏脏的,上头一层土。为什么家里放的会有使用感呢?第一,其实几百年的家具你是使不坏的,别说是黄花梨,榆木的都用不坏;第二,只有接触点人气,这个家具才好使,才能真正达到养护的目的,玉得盘,家具也得盘。

  来源:《古典工艺家具》杂志

相关的主题文章:

CopyRight @ 2007-2015 澳门新葡京-娱乐 版权唯一所有